今天我们该如何理解诗歌 - 诗歌新闻 - 亚洲彩票 网-文学领域权威新闻网站
当前位置:>首页 -> 诗歌新闻

今天我们该如何理解诗歌

2019-07-19 14:13:17 来源:光明日报 作者:

核心提示

  以“诗歌语言与时代精神生活”为主题的对谈会,12日在云南丽江古城雪山书院举行。对谈活动由十月文学院和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主办,十月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吕约主持,参加对谈会的嘉宾有著名诗人舒婷、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于坚、评论家陈仲义和中国社会科..

  以“诗歌语言与时代精神生活”为主题的对谈会,12日在云南丽江古城雪山书院举行。对谈活动由十月文学院和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主办,十月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吕约主持,参加对谈会的嘉宾有著名诗人舒婷、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于坚、评论家陈仲义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研究员树才。

  

6690625_500x500

 

  “当今的时代,人们精神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形态?和上世纪80年代诗歌占据时代的精神生活中心相比,现在的这个时代里,诗歌被边缘化了。比较理性的诗人安慰自己说,时代更多元化了,不再是一种东西占据一个中心,当今是多中心的时代,这是时代解放的标志。”吕约在开场白中说,诗歌语言和精神生活之间的关联,无论是古诗,还是到现在已经满了100岁的中国新诗,都是一个时代精神生活的反映。一种好的诗歌语言,应该能塑造和提升整个民族的精神生活。理想的诗歌语言,不一定每个诗人都能实现,这是所有诗人的梦想。

  在嘉宾对谈环节,诗人于坚首先发言。他认为,诗人不是一个作者,而是时代精神的引领者。他不仅仅只写一些漂亮的句子作无病呻吟,他应该起到从前东巴在纳西族中的那种引领作用。

  著名诗人、翻译家、《小王子》的译者树才觉得目前的整个时代,有令人失望和沮丧的一面,但也有令人振奋的一面,令人感觉最好的一面。“有时候最好和最不好,很怪地就在一起。”让树才感到乐观的,“是这个时代给了我们一种新的可能性,古人的伟大是作为一种成果给了我们。古人给我们的精神成果直接保佑我们的肉体,也保佑我们的心灵。”他认为,当今时代在物质上的现代化已经挺好了,但是在文化上、精神上,现代性表现出了两面性,我们不应该在生活中被简化,不应该因为现代化带给我们各种便利而变得懒惰。

  

6690626_500x500

 

  陈仲义把精神生活划分出很多层级,比如宗教、哲学、科学、艺术等等。他认为,诗歌如果有幸被列入最高层级,是最理想的状态。读一本好书、看一部电影、听一首歌曲、到丽江旅游,都属于精神生活。从古代和中世纪到现在,诗歌的功能一直在下滑。这个下滑现在很难判断是人类的幸还是不幸,但是总之每个人感觉到诗歌从宗教准宗教类一直下滑下滑再下滑。起初,诗歌拯救人的灵魂,净化心灵。一步下滑之后,诗歌界普遍感觉到诗歌变成了一个火炉,几个诗人围着火炉抱团取暖。如果诗歌到了取暖的阶段还在下滑,就下滑到诗歌成为茶楼上的一次闲聊。陈仲义表示:“我既同意于坚站在玉龙雪山上振臂高呼,拯救诗歌,挽救诗歌,诗歌不能死,诗歌还应该像上帝一样作为我们的代言,我也同意诗歌当作个人的兴趣,成为人生的一种自我实现。”

  以一首脍炙人口的《致橡树》为广大读者熟识的著名诗人舒婷,在对谈会上讲述了自己的诗歌语言特点。“我写诗,对语言是很挑剔的。可以说,我是一个语言的洁癖者。但是,这并不等于我要求别人跟我一样。这是我的一个毛病,一个弱项,我经常为这个缺点感到痛苦。对我来说,我的诗歌非常少,写的很少,一个原因当然是才气不如于坚等诗人那么多,所以写作很少。另一个原因是,我对语言的要求很高。就像绘画需要色彩,需要线条,语言是诗歌的一个基础,同时也是一个最高的要求。” 舒婷讲,诗人刘祖慈看过她的诗之后说,舒婷啊,你不要字字珠玑,这会累死你自己,也会累死读者。如果要求自己的作品字字珠玑,就没有张力了,你把诗的意向弄得太紧密了。刘祖慈的一番话对舒婷启示非常大,后来她写散文,就给语言松土,给语言松绑,使语言变得自然一点。据舒婷观察,在现在,诗歌语言已经普及了,而且已经变化了,每个人可以根据要求选择自己喜欢的语言。她发现,现在很多年轻人的诗歌非常有新意,很生活化,打工者写的诗歌也令她感动。“读诗歌如果能够普及,成为普通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,作为物质生活中的一个桥梁和调剂,我觉得会收到非常好的效果。”舒婷表示。

  

6690627_500x500

 

  近三个小时的对谈会,气氛热烈,座无虚席,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近百名诗歌爱好者。

最新新闻